浅析高速公路边坡绿化

发布时间:2020-10-17 10:24:12 来源: 应用文书 点击:

浅析高速公路边坡绿化

以厦蓉高速成都至内江段为例

摘要:本文以厦蓉高速公路成都至内江段为例,根据地形地貌的不同将其分为成都平原区、龙泉山脉区、川中丘陵等地区等三个区域,并采用实地照片拍摄与现场踏勘相结合的方法对沿线边坡绿化方式和绿化树种进行了数据收集。运用EXCLE2003、Google 地球、sogou地图、photoshop等软件分析处理数据,为同类型区域道路边坡绿化及生态恢复提供参考。

Abstract: Taking xia men-cheng du expressway cheng du to nei jiang section as an example, according to landform of different which is divided into cheng du plain, long quan mountain area, in middle of si chuan hills and other regions and so on three regions, and adopt on-the-spot photos with the field to reconnoiter into the method of combining the slope greening along the way and greening tree species carry out data collection. Using EXCLE2003 and Google earth software such as analytical processing data, for the same type road slope greening and regional ecological restoration to provide the reference.

关键词:高速公路;边坡;绿化

Keywords: highway; slope ; greening

前言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中国的基本建设速度加快,因实施交通、水利、矿山、电力等建设项目而形成了大量的裸露坡面。这些裸露坡面不仅影响了生态景观,有些还存在地质灾害隐患,严重影响主题工程的安全稳定。由此,很多地方开始大力开展边坡绿化。

边坡绿化是指通过在边坡(路堑、路基)恢复或建植人工植被,固土护坡、恢复或重建生态机能、保护和美化环境的工程措施与植物措施相结合的工程[1] 。边坡绿化的环保意义十分明显,它可美化环境,涵养水源,防止水土流失和滑坡,净化空气。

西方发达国家,通过长期的理论研究实践,边坡绿化领域已经形成了较为完整的技术体系。但在我国这方面还比较落后,还处于该领域的初级阶段。尤其是道路建设观念中由于很少融人生态环保思想,致使道路建设在促进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加剧了路域内生态环境的恶化。现有的绿化工程中,往往注重绿化的景观视觉效果,而忽视了生态设计,致使植被恢复失败,即使工程中引入的植物能够正常生长,但亦不能与周边植被、周围环境融为一体[2-3]。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迅速增长,高速公路已成为国民经济以及现代生活的重要交通枢纽。近几十年来,我国高速公路建设取得了长足发展。自20世纪9O年代开始,我国高速公路建设步入了持续、快速发展的轨道, 2006年末我国高速公路总里程已达到4.53万km,2010年将达到6.5万km,位居世界第二。[5,6]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逐步提高,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与研究越来越重视,边坡绿化也逐渐成为高速公路建设的又一重要内容[7-9]。

厦蓉高速公路起于福建厦门,分为福建段、江西段、湖南段、广西段、贵州段和四川段,经福建漳州、龙岩,江西瑞金、赣州,湖南郴州,广西兴安,贵州榕江、都匀、贵阳和毕节,以及四川泸州、内江,止于四川成都,是我国西南腹地通往东南沿海地区的主要出海通道。目前,福建段已通,江西段、贵州段、四川段部分已通,湖南段和广西段正在规划(图1)。

图1

图1 厦蓉高速公路已通段航拍图

厦蓉高速成都至内江段是四川省建设较早的高速公路之一,沿线经过成都平原、龙泉山脉、川中丘陵等区域,地质地貌相对复杂(图2),植被种类丰富。因此,选取该段道路对其路域范围内边坡绿化进行调查研究,为同类型区域道路的边坡绿化及生态恢复建设提供参考。

图2 厦蓉高速公路成都至内江段地形图

1 调查区域概况

调查区域为G76线厦蓉高速成都至内江段,该路是 国家高速公路七射九纵十八横网国道主干线厦门至成都公路的一段,同时也是连接川中、川南地区的重要通道和省内外物资交流的干线公路。路域范围位于四川盆地(图3),属于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无霜期长,四季分明。

图3

图3 厦蓉高速公路成都至内江段航拍图

2 调查区域数据采集

数据主要以厦蓉高速公路成都至内江段航拍图片为基本数据。根据地形地貌的不同将其分为平原区、山脉区、丘陵区三个区段,采用实地照片拍摄与现场踏勘相结合的方法对沿线边坡绿化树种和绿化方式进行了数据收集。

3 调查方法

2011年4月对厦蓉高速成都—内江段采用样地法进行沿线调查。样地的设置采用典型取样法[4].但由于公路的线性特点,沿线调查样点之间距离比较远, 为了较为详细地反映道路沿线边坡植被特征,将样方附近同类生境上的植物视为样方内植物群落的一部分,并对一些特征显著的微立地植物群落进行重点调查。乔木样方10m×10m,灌木样方6m×6m,草本样方4m×4m。分层记载乔木植物、灌木植物、草本植物、藤草本植物的种类、科、属等。利用EXCLE2003软件做

4 调查结果分析

厦蓉高速公路成都至内江段沿线途经成都市龙泉驿区、简阳市、资阳市、资中县、内江市等5个区市县,全长169.4km。区域内植被资源丰富,生态环境良好。根据沿线地形地貌的不同分布特征,将调查区域分为成都平原区、龙泉山脉区、川中丘陵等地区三个区段分别研究。

4.1 成都平原区分析

图4 厦蓉高速公路成都平原区线路地形图图

图6 平原区道路断面及现状图该高速路段起于成都站止于龙泉站(图4),土壤系紫色土和部分红土, 土壤呈弱酸性。地势较为平坦。沿线均处于成都平原区域,道路基本以路提形式出现,路面起伏较小(图5)。沿线绿化除结合区域的气候、土壤等自然因素外还根据地形的不同以及生态景观效应,达到四季均可观叶、赏花的目的,选择了根系发达、覆盖度好、易于成活、便于管理的植物,如天竺桂、紫薇、小叶女贞等。在选择植物种类时兼具生物的多样性乔、灌、藤本植物混合搭配图5平原区道路断面及现状图的边坡绿化方式,进行边坡绿化,

图6 平原区道路断面及现状图

图5平原区道路断面及现状图

表1 平原区植物统计表

植物名称

种类

小叶榕

Ficus?microcarpa?var.pusillifolia

桑科

榕属

乔木类

天竺桂

Cinnamomum?chekiangense?Nakai?

樟科

樟属?

乔木类

桢楠

Phoebe zhennan S. Lee et F. N. Wei

樟科

楠属

乔木类

构树

Broussonetia papyrifera Vent.

桑科

构属

乔木类

乐昌含笑

Michelia chapensis

木兰科

含笑属

乔木类

水杉

Metasequoia glyptostroboides

杉科

水杉属

乔木类

黄杨

Buxussinica(Rehd.etWils.)Cheng

黄杨科

黄杨属

乔木类

柳树

Salix babylonica

杨柳科

杨柳属

乔木类

女贞

Ligustrum lucidum

木犀科

女贞属

乔木类

小叶桉

Eucalyptus

桃金娘科

桉属

乔木类

五针松

Pinus parviflora

松科

松属

乔木类

竹子

Bambusoideae

禾本科

竹属

乔木类

紫薇

Lagerstroemia indica

千屈菜科

紫薇属

灌木类

金叶女贞

Ligustrum×vicaryi

木犀科

女贞属

灌木类

小叶女贞

Purpus Priver

木犀科

女贞属

灌木类

红叶石楠

Photinia serrulata

蔷薇科

石楠属

灌木类

沙地柏

Sabina vulgaris

柏科

圆柏属

灌木类

迎春花

Jasminum nudiflorum

木樨科

茉莉花属

灌木类

八角金盘

Fatsia japonica

五加科

八角金盘属

灌木类

万年青

Rohdea japonica

假叶树科

万年青属

灌木类

胡枝子

Leapedeza bicolor. Turcz.

蝶形花科

胡枝子属

灌木类

地瓜藤

Caulis Fici Tikouae

桑科

地瓜属

藤本类

常春藤

nepalensis K,Koch var.sinensis

五加科

常春藤属

藤本类

4.2 龙泉山脉区分析

该高速路段起于龙泉站止于石盘站(图6),沿线均处于龙泉山脉区域,土壤系紫色土、黄土与砂土,土壤呈弱酸性;地势较为陡峭,山峦连绵起伏,沿线道路分别以路提、半路提和路堑等形式出现(图7),道路两侧边坡呈现较大波

图6

图6 厦蓉高速公路龙泉山脉区线路地形图

适合当地气候条件;根系发达、分生能力强,抗性强的植物,以乔木、灌木、草本、藤本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边坡绿化,区段内选取具体植物种类详见(表2)

图7 山脉区道路断面及现状图

表2 龙泉山脉区植物统计表

植物名称

种类

天竺桂

Cinnamomum?chekiangense?Nakai?

樟科

樟属?

乔木类

香樟

Cinnamomun camphcra

香樟科

樟属?

乔木类

桢楠

Phoebe zhennan S. Lee et F. N. Wei

樟科

楠属

乔木类

桃树

Prunus persica

蔷薇科

桃亚属

乔木类

樱桃树

Arbre de les cireres, L'

蔷薇科

梅属

乔木类

构树

Broussonetia papyrifera Vent.

桑科

构属

乔木类

乐昌含笑

Michelia chapensis

木兰科

含笑属

乔木类

侧叶柏

Cupressaceae

柏科

柏属

乔木类

毛白杨

Populus tomentosa

杨柳科

杨属

乔木类

紫薇

Lagerstroemia indica

千屈菜科

紫薇属

灌木类

植物名称

种类

金叶女贞

Ligustrum×vicaryi

木犀科

女贞属

灌木类

小叶女贞

Purpus Priver

木犀科

女贞属

灌木类

红叶石楠

Photinia serrulata

蔷薇科

石楠属

灌木类

沙地柏

Sabina vulgaris

柏科

圆柏属

灌木类

迎春花

Jasminum nudiflorum

木樨科

茉莉花属

灌木类

八角金盘

Fatsia japonica

五加科

八角金盘属

灌木类

葱兰

Zephyranthes candida

石蒜科

葱莲属

灌木类

六月雪

Serissa foetida

茜草科

丝石竹属

灌木类

丁香球

Syzygium aromaticum

桃金娘科

蒲桃属

灌木类

万年青

Rohdea japonica

假叶树科

万年青属

灌木类

胡枝子

Leapedeza bicolor. Turcz.

蝶形花科

胡枝子属

灌木类

高羊茅

Festuca arundinacea

禾本科

羊茅属

草本类

苜蓿

Medicago sativa Linn

豆科

苜蓿属

草本类

黑麦草

Lolium perenne

早熟禾科

黑麦草属

草本类

狗牙根

Cynodondactylon(Linn.)Pers

禾本科

狗牙根属

草本类

地瓜藤

Caulis Fici Tikouae

桑科

地瓜属

藤本类

常春藤

nepalensis K,Koch var.sinensis (Tobl.) Rehd

五加科

常春藤属

藤本类

扶芳藤

EvonymusfortuneiEand.-mazz.

卫矛科

卫矛属

藤本类

4.3 川中丘陵区分析

图8 厦蓉高速公路丘陵区线路地形图该高速路段起于石盘站止于内江站(图8),沿线均处于川中丘陵区域,土壤系紫色土与砂土,土壤呈弱酸性;地势较为陡峭,坡地与平坝图9 沪蓉高速公路川东丘陵区线路示意图区域交替出现,沿线道路以路提、半路提等形式为主(图9),道路表破波动与起伏程度不十分明显。为达到固土护坡、防止冲刷,兼有美化环境的目的,结合该区域的气候、土壤等自然因素,选择了耐干旱、瘠薄、根系发达、覆盖度好、易于成活、便于管理的植物,同时兼顾沿线景观效果。在选择植物种类时兼具生物多样性,多科属

图8 厦蓉高速公路丘陵区线路地形图

图9 沪蓉高速公路川东丘陵区线路示意图

结合,乔、灌、草、藤混合搭配的边坡绿化方式,区段内选取具体植物种类详见(表3)

图9 丘陵区道路断面及现状图

表3 川中丘陵区植物统计表

植物名称

种类

小叶榕

Ficus?microcarpa?var.pusillifolia

桑科

榕属

乔木类

天竺桂

Cinnamomum?chekiangense?Nakai?

樟科

樟属

乔木类

香樟

Cinnamomun camphcra

香樟科

樟属

乔木类

桢楠

Phoebe zhennan S. Lee et F. N. Wei

樟科

楠属

乔木类

构树

Broussonetia papyrifera Vent.

桑科

构属

乔木类

乐昌含笑

Michelia chapensis

木兰科

含笑属

乔木类

侧叶柏

Cupressaceae

柏科

柏属

乔木类

毛白杨

Populus tomentosa

杨柳科

杨属

乔木类

金叶女贞

Ligustrum×vicaryi

木犀科

女贞属

灌木类

小叶女贞

Purpus Priver

木犀科

女贞属

灌木类

红叶石楠

Photinia serrulata

蔷薇科

石楠属

灌木类

沙地柏

Sabina vulgaris

柏科

圆柏属

灌木类

迎春花

Jasminum nudiflorum

木樨科

茉莉花属

灌木类

八角金盘

Fatsia japonica

五加科

八角金盘属

灌木类

葱兰

Zephyranthes candida

石蒜科

葱莲属

灌木类

六月雪

Serissa foetida

茜草科

丝石竹属

灌木类

万年青

Rohdea japonica

假叶树科

万年青属

灌木类

胡枝子

Leapedeza bicolor. Turcz.

蝶形花科

胡枝子属

灌木类

高羊茅

Festuca arundinacea

禾本科

羊茅属

草本类

苜蓿

Medicago sativa Linn

豆科

苜蓿属

草本类

黑麦草

Lolium perenne

早熟禾科

黑麦草属

草本类

狗牙根

Cynodondactylon(Linn.)Pers

禾本科

狗牙根属

草本类

地瓜藤

Caulis Fici Tikouae

桑科

地瓜属

藤本类

常春藤

nepalensis K,Koch var.sinensis (Tobl.)

五加科

常春藤属

藤本类

扶芳藤

EvonymusfortuneiEand.-mazz.

卫矛科

卫矛属

藤本类

5 结论

道路两侧的边坡绿化植被虽然不能像森林一样对生态平衡及对气候的调节造成一定的影响,但在其小范围内对小环境的平衡能和对环境的保护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并且能恢复因修路而破坏的自然山体和有效改善道路环境。厦蓉高速成都至内江段全线长169.4km,分别途径成都平原区、龙泉山脉区、川丘陵区等区域,将各区域的边坡绿化呈现的共同特征总结如下。

因地制宜:在充分考虑气候、土壤、立地类型的基础上,优先选择耐干旱、耐瘠薄、抗污染、观赏性强的树种及草坪地被植物,既能适应当地土壤环境条件,又能满足公路绿化的基本要求,最终达到固土护坡,防止水土流失,保障行车安全的要求,体现功能、艺术、科学的和谐统一。

生态优先:以生态学理论为依据,尊重自然、正视自然、保护自然、恢复自然,兼顾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达到沿线四季常绿,体现具有地域特色的景观效果。

生物多样化:选择植物种类时坚持生物多样性,多科属的结合,乔、灌、草、藤本的结合,营造出多树种、多结构、多功能的复合性生态景观群落,有效增加绿量和绿叶面积,挖掘单位面积上的潜在生态力,提高叶面积指数,注重绿化沿线在立体空间上的线条变化和节奏感。

改善土壤环境:多树种、多结构、多功能的自然植被,有效改善土壤的化学、物理和生物结构,从而提高土壤的可持续性。

参考文献:

[1] 安保昭.坡面绿化施工法.周庆桐,译.北京:人民交通出版社,1988,134-142

[2] 谢新明,卢小良.道路边坡绿化防护工程中的生态学原理.生态科学,2004,23(1):85-88

[3] 郭小平,朱金兆,周心澄,等.植被护坡技术及其应用.中国水土保持科学,2004.2(4):112—116

[4]李育材.绿化环境效应研究.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93(9):3-11,..

[5]王祥荣.植物与城市环境保护.中国园林.1998(3):14~16..

[6]孙丙湘.道路绿化和美化工程.人民交通出版社.2002 (2):22-27,..

[7]赵振斌、朱传耿、蒋雪中.结合城市自然保护的城市绿地体系构建.中国园林.2003 (9).33-35

[8]王献溥.城市化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农村生态环境.1996(4):27-28

致 谢

在论文完成之际,我要特别感谢我的指导老师张智辉老师的热情关怀和悉心指导。在我撰写论文的过程中,张

在论文的写作过程中,也得到了许多同学的宝贵建议,同时还到许多在工作过程中许多同事的支持和帮助,在此一并致以诚挚的谢意。

感谢所有关心、支持、帮助过我的良师益友。

最后,向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对本文进行评审并提出宝贵意见的各位老师表示衷心地感谢!

相关热词搜索:高速公路 浅析 绿化 高速公路 浅析高速公路边坡绿化

版权所有 静静文本网 www.lxzcp.com